聚集在出站口附近

[都是黑车,有的时候会坐,方便呀。正常下班,六七点钟,也有公交车,大部分都会等公交。]

尽管黑车面临许多安全隐患,依然有不少市民选择乘坐。附近的居民王小姐承认,有时候为图方便,她会坐黑车。

(压混)此时不知谁叫了一声,110来了,车主们纷纷准备发动车子离开。

去年十月下旬,东广早新闻东方传呼栏目曾经播出了“黑三轮打了、黑二轮来了”的报道,反映三号线长江南路轻轨站外广场上,非法营运的电动车、摩托车十分猖獗。当时,宝山区淞南镇政府宣传科相关负责人曾表示,将尽快会同执法部门,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。

(压混)过了一会,发现并没有警察,车主们又开始继续揽客。私家车主要价十元起步,电动车则是根据距离远近,要价五到七元不等。

[快快快!(发动机声、喇叭声)]

[(男)来,五块,送了。(女)也很快的。七块。十村是要进去,还是就在新二路上?要是不进去的话,你给我六块,我拉你过去。]

[送伐?走伐?110来啦。110。]

记者多次现场调查发现,上下班高峰,长江南路公交枢纽的配套基本能满足乘客需求,但是到了夜间,公交班次就明显减少。比如,专门为了解决“最后一公里问题”的公交1211路,晚上八点多就已经是末班车,轨道交通则要夜里11点多才结束运营。长江南路轻轨站的黑车问题长久以来为何始终难以根治?有关部门不妨换换解决问题的思路,从方便乘客出行着手。

时隔一年,现在那里的情况怎样呢?记者近日前往现场回访,谁料,非法营运的车辆竟然又出现了“3.0版”,原先的黑三轮、黑二轮继续存在,现在还多了一些非法拉客的私家小轿车。

晚上十点左右,记者跟随一批乘客从长江南路轻轨站走到站外广场,四五辆私家车,十多辆电动车、三轮车,聚集在出站口附近,车主不断发出吆喝。